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银行频道-提供银行资讯及最新理财产品的银行门户 > 银行理财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银行理财非标投资基金化 政府类项目受青睐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杨晓宴
  • 手机看新闻
 

  2016年谈银行理财,热门资产清单上一定少不了“基金”,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

  这是银行投行资管化的产物,银行资管人士喜欢用“基础资产创设”的概念。反过来,从投行的角度看,除了银行传统贷款外,怎样给需要钱的主体融资,银行理财资金便是重要来源。

  与银行投资传统非标准化债权,即我们平时常所说“非标”不同的是,银行理财参与政府和企业的相关融资,在“名股实债”的过渡基础上,已经开始探索“同股同酬”的真股权投资。

  由于此类投资主要始于2014年下半年,而基金期限多为“3+2”(年),因此目前效果未知。就政府类基金项目而言,通过政府债务置换的改革,收益(政府的负债)与原来相比明显下降,银行理财投资端收益下行的压力增大。

  “非标”投资基金化

  今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从各家银行多方了解到,“资产荒”背景下,2016年银行理财加大产业基金、并购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的配置力度。

  浦发银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引导基金与区域及产业经济发展专题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国内共成立980只政府引导基金,其中789只已披露基金规模,共计3.3万亿元。

  《报告》显示,政府引导基金注册地的区域来看,截至今年9月,浙江、广东和山东、江苏、山西(后三个并列)的成立支数排名前三,分别为82只、80只和65只。从设立规模来看,湖北、广东和新疆为前三,分别为3501亿、2634亿、2580亿。

  以招商银行为例,截至今年6月末,理财投资政府引导基金业务余额为493.97亿元,较年初增长167.88%。

  PPP基金也是今年理财投向政府的主流模式。“PPP项目前期中信银行介入较早,但后续银行之间拿项目的竞争也非常激烈,建行和农行拿下了市场上比较多的好项目。”一位股份行资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另外,围绕上市公司的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的LP资金,也有大部分来自银行理财。某华南地区股份行截至今年9月末的统计数据显示,其产业基金投资规模为500多亿元,占理财余额比重约5%。

  天津银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刘刚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城商行的资管业务应承担起为全行创设资产的角色。“过去大银行资管,主要是做好资产配置,而没有产品经理这个角色,没有向资产端延伸,或者是公司部、投行部已经在做了。”

  刘刚领说,很多城商行过去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和意识,对于客户的综合金融服务是一个短板。城商行资管应该更多去承担类似职能,围绕政府和资本市场展开,在综合化金融上,在行内多担当一些推动的角色。

  投资方式:股权VS债权

  从基金的结构安排来看,一般采用的是结构化有限合伙模式。银行较少直接参与GP,至少理财资金主要是作为LP进入,且LP采用结构化分层,理财资金认购优先级份额。

  以某股份行今年推进的一支PPP基金为例(如图),基金总规模为100.1亿元。其中,发起方A公司作为GP(普通合伙人)出资1000万元;A公司和银行共同募资组成LP(有限合伙人),前者作为劣后级LP出资15亿元,银行出资不超过85亿元,通过结构化资管计划,募集不同风险偏好资金。其中,优先级资金50亿元,中间级资金30亿元,劣后级资金5亿元。

  在这样的交易结构中,劣后级资金相当于为优先级提供了安全垫。“一般来讲,除非项目特别好,一般都会做成‘名股实债’,安排每年固定收益(利息)。”一位股份行资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否则如果项目一年没有任何现金回流,对于我们资产池的整体收益会受到较大影响,尤其如果规模比较大的话。”

  整体而言,名股实债仍是目前最主流的模式。

  “关键看现金回流的确定性和稳定性。”一位国有大行投行同业部人士表示,“不管是政府项目,还是上市公司做并购,真正能够看到好的现金流的,毕竟是少数。很多上市公司做并购,更多是把一个概念注入上市公司,实际上对它的产业链是不是有帮助,很难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某国有大行理财资金从2011年就开始尝试同股同酬参与基金,另有几家股份行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试水。

  在该模式中,基金不设计优先劣后结构,银行资金完全平层,同股同酬进入,参股比例一般在25%以下,单笔金额不超过10亿元,期限一般不超过5年。基金到期后,项目退出才分红。

  “一般同股同酬的参与,LP会和大股东签一个对赌协议,期限内不能实现上市的话大股东要回购,相当于一个保障。”上海一名和银行有诸多合作的PE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被投项目一直没有注入上市公司,若投资人等不了太长时间,三年要有一个大概的结果。”

  风险收益比之考量

  前述上海PE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股权还是债权形式参与基金,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承担的实质风险差别不大。

  某华北地区股份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围绕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配套融资(投资)中,在尽调风控环节,一方面有传统的公司资产负债、现金流等方面的考察,同时也有专门的团队从资本市场角度进行评估,更偏投行思维。

  上述上海PE人士还表示,银行理财资金作为LP参与企业并购,和PE公司投资企业的不同之处在于,PE公司投资企业(战略),PE是主动的一方;而银行参与上市公司并购,上市公司是主动投资方。

  具体来说,投资人在什么阶段介入上市公司并购也很重要。

  “比如公司市值较小时,利益相关方可能少一些,大股东套现的客观和主观条件都没那么成熟;市值达到500亿以上,甚至1000亿以上的,各方利益诉求可能会复杂化,这在具体项目中会有差别。” 上述上海PE人士说。

  相比起来,银行人士仍普遍相信政府类项目的风险最低。

  西南某城商行一位投行人士表示,该行参与政府类项目,主要是纳入政府预算的采购项目,而非真正涉及特许经营权转让的PPP项目。

  “过去两年政府给到我们每年7%-8%的收益率,不涉及项目后续的经营,等于我们不承担风险。”该投行人士表示。

  不过,不同区域、不同评级的政府融资利率有较大差距。一位国有大行江苏分行投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其储备的政府项目,可纳入财政预算的,收益率多在4%-5%。

  对比银行理财发行利率,利差基本不超过100bp。而过去政府类非标项目是拉高整个资产池的主要资产,老项目到期,新项目入池,如果最高收益资产和发行端成本都不超过100bp,银行理财投资负债利率倒挂的压力陡然增大。

money.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money.sohu.com/20161221/n476482769.shtml report 3468 2016年谈银行理财,热门资产清单上一定少不了“基金”,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这是银行投行资管化的产物,银行资管人士喜欢用“基础资产创设”的概念
(责任编辑:曹萌)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