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养老理财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一份实实在在的养老账单:住民营养老院得花多少钱?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俞富春患有帕金森综合症,83岁的时候,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如何居家医疗养老,成了他和老伴的最大难题,因为他们家距离最近的医院要一个多小时,孩子们都有工作,也不可能随时守在身边。

一份实实在在的养老账单:住民营养老院得花多少钱?

  老两口的养老账单:把房出租住进老院 每人每个月3500元

  “我们女儿、女婿就带着我们两个人到处找养老院,问了好几个地方,才问到这个地方,我们这个地方看了看,看了看设施比较齐全,有保健医生、有康复医生,再有针灸的医生,我想蛮好的。” 俞富春的老伴周水珍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 如今,他们住进了杭州和睦老人公寓。

自从2014年10月住进这家养老院之后,俞富春老人就坚持每周做五到六天针灸和理疗,并按照医生的要求每天按时吃药。房间里都有呼叫铃,一旦有什么需要,就可以呼叫护理员过来帮忙。

  自从2014年10月住进这家养老院之后,俞富春老人就坚持每周做五到六天针灸和理疗,并按照医生的要求每天按时吃药。房间里都有呼叫铃,一旦有什么需要,就可以呼叫护理员过来帮忙。

  周水珍老人说,跟公办养老院相比,民营养老院的收费要高一点,但是对于他们两个都有退休金的人来说,还能够承受。周水珍给记者拿出了刚刚交过的费用清单,周水珍每个月的费用是2780元,包括1680元的床位费和1100元的护理费,俞富春老人的费用是3980元,包括1680元的床位费和2300元的护理费,另外还有平时针灸、拔罐、推拿的治疗费用等。

周水珍老人每个月的退休金是3300多元,老伴俞富春的退休金是6030元,这样每个月的收入是9000多元,再加上把自己家里的房子出租,每个月还有1500元的收入,这样基本上可以满足他们在这里的费用。

  周水珍老人每个月的退休金是3300多元,老伴俞富春的退休金是6030元,这样每个月的收入是9000多元,再加上把自己家里的房子出租,每个月还有1500元的收入,这样基本上可以满足他们在这里的费用。

尽管住在这里的费用要贵一些,但是周水珍老人觉得可以接受。在这里老伴可以很方便地做治疗,不仅减轻了她的负担,也减轻了孩子们的负担。

  尽管住在这里的费用要贵一些,但是周水珍老人觉得可以接受。在这里老伴可以很方便地做治疗,不仅减轻了她的负担,也减轻了孩子们的负担。

  现在周水珍老人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服务员定期会来给老伴洗澡、换洗衣服,晚上也会帮着翻身、上厕所。白天医生、护士巡查一次,服务员也会随时过来照看。而周水珍闲暇的时候,会和其他老人一起打打麻将,有时也到附近的市场逛一逛,买点东西,她还把家里养的花都搬到了这里。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和睦老人公寓发现,与普通养老院不同的是,这家老人公寓专门设有一个护士站,护士站还有一个配药室,每天为需要的老人配药、输液。

  在每个楼层还有一个护士台,每天有责任护士在这里负责。胡春雷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的责任护士,不仅负责老人的健康管理,还要收集老人家属的意见建议,并且指导、监督护理员的日常护理工作。

  民营养老院的生存现状:利润最高10%

  目前和睦老人公寓已经入住老人260多人,入住率达到了88%。在这些入住的老人当中,三分之二是有医疗需求,需要生活、医疗护理的老人,特别是一些长期卧床、失能失智老人,成为他们这里入住的主要群体。

杭州和睦老人公寓院长胡春雷介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达到这么高的入住率,也完全出乎胡春雷的预计。当时他们拿到项目的时候,这里基本上是毛坯,之后他们投资1200多万进行了装修,又投资200多万购买了生活和医疗设备。

  杭州和睦老人公寓院长胡春雷介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达到这么高的入住率,也完全出乎胡春雷的预计。当时他们拿到项目的时候,这里基本上是毛坯,之后他们投资1200多万进行了装修,又投资200多万购买了生活和医疗设备。

  “房子是政府的,我们虽然投入了1000多万,但是按照10年平摊,我们把成本算进去,然后就是把每年给我上给政府的使用费算进去,再根据我们这个区域的老人总数,就是需求量可以接受的价格来做了一个测算,我们算了一下,如果能达到200位老人入住,我们可以达到收支平衡。”

胡春雷以前干啥的?他们公司以前干啥的?他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坦言,当初他们看好这个项目,就是在于政府的支持。政府的土地,并且建好了房子,每年只是象征性地收取100万元租金,而政府要求的条件仅仅是优先保证杭州拱墅区的老人需求。

  胡春雷以前干啥的?他们公司以前干啥的?他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坦言,当初他们看好这个项目,就是在于政府的支持。政府的土地,并且建好了房子,每年只是象征性地收取100万元租金,而政府要求的条件仅仅是优先保证杭州拱墅区的老人需求。

  作为民营的养老院,如何吸引老人入住,提高入住率成为能否挣钱的关键。按照当时他们的核算,只要入住率达到50%,他们就可以做到持平。而要想提高入住率,一个是要提高服务,另一个就是合理的收费价格。

  杭州和睦老人公寓院长胡春雷介绍到:“我们现在费用三块,床位费、护理费跟伙食费,床位费从680到1680不等,根据房间大小,跟朝向,护理费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跟他所需要的服务,从1100-2500不等,伙食费就是我们是包餐,比较便宜,400块钱一个月。”

  这样的收费到底能够有多少盈利呢?胡春雷来到财务室,他给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拿出了2015年的审计报告,这是他们运营一年的收支汇总。

“护理收入,2015年是850多万,然后运营补贴,政府运营补贴50多万,因为去年补助要今年给,要评估还没有到帐,但是算出来是50多万,所以总体收入来说是900万左右。”
  “护理收入,2015年是850多万,然后运营补贴,政府运营补贴50多万,因为去年补助要今年给,要评估还没有到帐,但是算出来是50多万,所以总体收入来说是900万左右。”

  而审计报告上的支出项目主要包括了:人员工资237万,给政府的场地租金100万,工程摊销费90多万,设备折旧费60多万,水电费30多万。

  “可能就是说整体成本来说是750多万,900万减掉750万,百分之十几的利润,这是建立在,确实入主现在我们基本上可以入住,将近可以达到饱和的状态,但是还是要维持这种运营模式,这种入住率有一个10%多一点的利润。”

  胡春雷觉得,他们这家公建民营养老院能够盈利,关键是政府提供了租金便宜的养老场地,减少了民营企业的前期投入,这样他们就和公办养老机构占到了一个起跑线上,也能够把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放在提高服务质量上。

  政府搭台,民资唱戏! “公建民营”养老院风生水起

  这个位于杭州市江干区丁桥镇的丁桥皋亭山养老院,其前身为杭州市丁桥镇敬老院,由丁桥镇政府出资建设,当时仅有25个床位。2006年,卓永岳与丁桥镇政府签订投资协议书,组建团队接管运营丁桥镇敬老院。

卓永岳接手之后,对敬老院进行了改建,这样具有“公建民营”雏形的养老院于2006年正式开业。按照当时的合作条件,对于符合丁桥镇政府收养政策的老人,镇政府给予每人每月550元的资金补贴。

  卓永岳接手之后,对敬老院进行了改建,这样具有“公建民营”雏形的养老院于2006年正式开业。按照当时的合作条件,对于符合丁桥镇政府收养政策的老人,镇政府给予每人每月550元的资金补贴。

  但是当卓永岳把政府集中供养的老人和社会寄养的老人放在一起的时候,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敬老院仅仅能够解决一些基本的生活照料,对于一些老人的看病、专业护理等问题,当时的敬老院根本无法满足。而且远离市区,附近也缺乏医疗机构,如果老人半夜突发疾病,十分危险。

  “所以在这个养老设施基础上面,我们就申请了一个医疗机构,所以当时向我们江干区区政府申请,我们就成立一个绿康老年康复医院,这样子把我们绿康所谓的政府的一个皋亭山这个养老院,跟我们这个医疗机构相结合起来组织。”浙江绿康医养集团董事长卓永岳对记者说道。

卓永岳打出的申请,政府部门很快就批复了。有了老年康复医院,他开始调整养老院的定位,把过去养老院单纯提供生活照料,转变为医养结合、护理为主的模式。

  卓永岳打出的申请,政府部门很快就批复了。有了老年康复医院,他开始调整养老院的定位,把过去养老院单纯提供生活照料,转变为医养结合、护理为主的模式。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绿康老年康复医院就设在一层,老年人足不出户就可以得到基本的医疗保障。在楼上的老人居住区,还设置了像医院一样的医生护士工作区,他们康复治疗师、养老护理员一起,全程参与这些老人的护理。

  记者看到,在每个老人的床头,都贴着一个信息卡,上面详细写着老人的年龄、性别和入院时间,同时还有护理的级别,以及饮食和风险提示。

  一家民营企业承包了14家养老院:它真的赚钱吗?

  由于土地是政府无偿提供,仅需要缴纳少量的设施租赁费,绿康老年康复医院的收费也要低一些,床位费每月1200元,护理费最低1500元,再加上老人的伙食费,每个月的总费用最低只要3000元左右。

  “我们基本上控制在3000,特别是一些重症急救用药的时候,我们也很少超过5000块钱,我们基本上是3000-5000块钱之间,这样老年人的一个费用。”

按照这样的收费标准,绿康集团的盈利是多少呢?在浙江绿康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陈晓告诉记者,总收入在5400万左右。抛去成本以后,差不多就是8%到10%的利润,400、500万左右。

  按照这样的收费标准,绿康集团的盈利是多少呢?在浙江绿康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陈晓告诉记者,总收入在5400万左右。抛去成本以后,差不多就是8%到10%的利润,400、500万左右。

  卓永岳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刚刚创办养老院时,一直亏钱,一亏就连亏了5年。但如今,利用公建民营的模式,卓永岳的绿康集团已经在浙江复制了14家公办民营养老院,可以提供的床位超过了6000张。而在整个浙江省,目前已经有113家养老机构,两万多张床位,是由社会力量在运营。

  浙江省民政厅社会福利与老年服务处处长黄元龙认为,一方面,政府要给民营机构足够的优惠政策,使得民营养老机构有钱可赚,同时民营养老机构还要有精确的定位,针对真正有需求的老人,走专业化的服务,才能长远地发展下去。

money.sohu.com true 央视网 http://money.sohu.com/20161017/n470424610.shtml report 5872 俞富春患有帕金森综合症,83岁的时候,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如何居家医疗养老,成了他和老伴的最大难题,因为他们家距离最近的医院要一个多小时,孩子们都有工作,也不可
(责任编辑:陈大伟 UF065)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