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养老理财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报告: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应加快向积累制转型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原标题:报告: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应加快向积累制转型
  一份关于新兴市场的养老金研究报告称,银发浪潮正在促使很多新兴市场的国家加大积累制养老金模式在养老保险制度中的比重。相比于现收现付,积累型养老金制度有潜力降低财政负担并为参保者带来更多福利。

  这份名为《全球老龄化与新兴市场的退休保障》的报告是由美国信安金融集团资助、第三方非盈利研究机构“全球老龄化研究所”最近完成。报告探索当今新兴市场如何应对发达经济体所面临的挑战,比如不断攀升的财政负担、老龄化劳动力队伍以及不断下滑的存款利率和投资回报率等等。

  报告称,中国与其他新兴市场一样面临日益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应将为老龄化做准备列为高度优先事项,建立更加完善和更大规模的积累制养老金制度是一条出路。

  从1998年中国正式建立多层次的养老保险制度以来,作为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就处于“一枝独秀”的状态,第二支柱积累型的企业年金发展严重滞后,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生育率的下降,基本养老保险正在陷入“独木难支”的困境。

  积累制有助于提高替代率

  报告认为,中国基本养老保险体系的平均替代率滚球般迅速下降,主要是因为该制度中第二个名义账户(即统账结合制度中的个人账户)缴费的收益率远低于工资增长率,这种制度设计造成的问题应该尽快改变。

  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在于虽然中国表面上建立了“现收现付+部分积累”的养老保险制度,但作为部分积累的个人账户资金被挪去给退休人员发放养老金,使该制度成为一个总费率高达28%的现收现付制度。

  美国信安金融集团信安国际北亚副总裁张维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国家老龄化,现收现付制度面临着增税或是降低福利之间的零和博弈,上升的老年抚养比导致现收现付养老金制度的费用更高,而积累型养老金制度能够提高提供更多回报,相同的缴费率能够带来更高的替代率。

  报告称,在劳动力和工资快速增长的时代,劳动者工资的增长率(这决定了现收现付制度中的缴费收益率)可能会超过资本收益率(这决定了积累型制度中的缴费收益率)。但是,当劳动力增长率放缓或降低时,以及当工资增长放缓时,积累模式就变得具有优势了。

  以印度和韩国为例,人口结构年轻的印度,现收现付制度在大多数情况下比积累制带来更高的替代率,而人口急剧老化和劳动年龄人口收缩的韩国,积累制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报告测算,按照2.0%的实际工资增长率和 4.5%的实际收益率,个人账户替代率将为49%,而现收现付制的替代率仅为 19%。如果实际工资增长率平均为1%(这对于高收入国家并不少见),个人账户替代率将为61%。超过现收现付制能够带来的17%替代率的三倍。

  现收现付制度的另一大难以避免的风险是在财政压力之下,政府有可能单方面违反与参保者签订的“社会契约”,很多现收现付国家养老金体系中未来退休者都面临着进一步降低待遇水平的风险。事实上,已经有一些发达国家政府面对预测显示人口老龄化将给公共预算带来越来越大上涨压力的情况下, 都实施了改革,降低了未来国家公共养老金的待遇,某些国家的降幅还相当大。

  在瑞典和美国,法定国家养老金待遇的总费用到2040年将被削减约五分之一。同时,加拿大和法国的现行法定国家养老金待遇到2040年将较现行待遇水平削减约三分之一。在德国和日本,将较现行待遇水平削减约五分之二,在意大利将削减近一半。

  尽快提高退休年龄

  养老金制度是一种年轻人和老人之间的跷跷板游戏。

  全球老龄化研究所主席即报告的作者理查德.·杰克逊认为,目前大多数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是在不损害老人利益保障的同时,如何减少政府退休制度带给年轻人不断增加的负担,而许多新兴市场面临的挑战则恰好相反,即如何在建立尚不存在的老年人保障的同时,又不给年轻人带来新的巨大负担。

  信安国际总裁韦达志认为,养老金制度一定是由不同部分构成的混合型制度,养老金制度应该足够广泛,覆盖所有人口,政府要照顾不同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采用现收现付制是可以的,但它不适用于那些可以自己缴费的人。对于在职的工薪者来说,现收现付制并不能提供充足的保障,积累型养老金更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张维义表示,在老龄社会里,积累型养老金制度虽然比现收现付有更大优势,但为了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养老,社会养老金也是必不可少的,政府应该以以税收资金提供的老年贫困保障托底。积累制养老金的设计结构和筹资方式得当,能够帮助政府减轻预算的压力, 也有助于保持足够的 储蓄率和投资率,这是老龄化社会另一 个关键的重要考虑。

  他认为,为了使积累型制度充分发挥其优势,该制度必须经过精心策划,否则缴费率过低、资产配置限制过多、退休年龄过早或者未能实现账户余额年金化都会影响该模式的充足性。

  报告特别指出,新兴国家退休年龄过低损害了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尽管某些新兴市场的官方退休年龄为65岁,与发达国家的标准退休年龄一致,但在很多其他新兴市场,官方退休年龄为60岁或者甚至更低。

  报告说,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东亚国家,官方退休年龄是强制性的退休年龄,而且通常被严格执行。这种做法在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有一定的合理性,可以年轻劳动者腾出就业岗位,但随着受教育程度更高、生产率更高的年轻劳动者年龄的增长,这种做法正在变成一种昂贵的时代错误。

  报告建议,人口老龄化让提高退休年龄变得紧迫。为了在不增加总体成本的情况下保持养老金制度的充足性,新兴市场需要鼓励或要求提高退休年龄。因为随着预期寿命的增长, 不论养老金制度是积累型的还是现收现付制 的,如果退休年龄仍然不变, 替代率必须会降低。

  作者:郭晋晖 (来源:一财网)
money.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54097.html report 2569 一份关于新兴市场的养老金研究报告称,银发浪潮正在促使很多新兴市场的国家加大积累制养老金模式在养老保险制度中的比重。相比于现收现付,积累型养老金制度有潜力降低财政
(责任编辑:陈大伟 UF06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