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期货 > 能源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商品粮的 “去库存”路径 减亏源于财政补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在作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的吉林省,一场致力于“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拉开序幕。这场改革试图用市场手段来调节流向,倒逼农业走现代化的道路,并探索一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途径。它的通路之一,或许是未来临储收购制度的改革。

 

 减亏源于财政补贴

  “精准、到位、给力”,肖非用3个词来评价吉林省政府在2015年度陆续出台的对玉米深加工企业给予的临时补贴政策。

  肖非是该省嘉吉生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家玉米深加工公司,位于吉林省松原市,年加工能力为75万吨。

  作为东北农业深加工企业最集中的省份,吉林农业深加工设计产能1000万吨以上,但是2015年受深加工产品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企业亏损加剧、玉米深加工产品同质化严重所导致的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深加工企业开工率严重不足,包括中粮集团在内的多家深加工企业均有阶段性停产、减产的情况出现。

  吉林省粮食局局长韩福春对《第一财经日报》举例说,近几年,省内的玉米深加工企业,10万吨以上的企业有22家,但是能够维持生产的有16家,已经有6家被市场淘汰掉了,在这16家企业中,14家能够维持正常生产,其余2家则不定时开工。

  肖非介绍,2015年公司的经营形势比往年更严峻。据其统计的预计值,到2015年12月底,公司玉米深加工68.7万吨,营业收入18.2亿,亏损3830万元,相比2014年度74.6万吨的加工量少加工6万吨,但是亏损额却比当年的1.05亿实现减亏6670万元。

  加工量减少却实现了减亏。原因在于,这家深加工企业在去年得到了来自于吉林省政府9000多万元的财政补贴。

  加工量下降,原因在于7~8月份的时候,深加工企业经营困难,为减少现金亏损,延长了检修时间,主动降负荷。

  肖非说,“吉林省大多数加工企业都是这样。”目前按照1890元/吨的价位,嘉吉生化每天收购量维持在1300吨左右,但是这只相当于工厂实际加工能力的50%。

  据悉,其补贴依据包括,为鼓励企业竞购临储玉米,政府出台政策给予每加工1吨玉米补贴150元的临时补贴政策;10月份这一补贴标准提高至350元。还有就是,对第4季度企业在省内自购自用的按实际加工消耗的玉米,省财政每吨给予250元补贴。

  从企业的角度出发,肖非评价补贴政策“很振奋”。业内对这一政策也持积极评价,肯定其有利于玉米加工企业的良性发展,降低压力不小的库存存量,当然还包括企业开工所带来的为生霉粒超标而无法临储的这部分玉米找到了出路,缓解农民的售卖难问题。因为对生霉粒的容忍度,食品类玉米深加工企业,可由临储标准的2%放宽到5%,燃料类深加工企业的标准则可以更宽。

  商品粮需“内外”助力行业脱困

  对深加工企业出台临时加工补贴政策的初衷之一,便是去库存。

  去年4月30日,吉林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实施定向精准调控稳定经济增长的若干意见》并提到,帮助玉米深加工行业脱困,在国家出台竞购临储玉米加工补贴政策前,给予其临时补贴政策——每加工1吨玉米补贴150元。

  随后的10月,吉林省下发通知,拟将原补贴标准每吨150元提高至350元。对2015年第四季度企业在省内自购自用的按实际加工消耗的玉米由省每吨再给予250元补贴,年终结算时予以拨付。

  然而,补贴从150元到350元的“大手笔”,仍然难以有效吸引企业积极参拍临储玉米。

  业内认为,以2014年玉米临储价格2240元/吨为例,加上出库、运费,实际到厂成本为2400元/吨,150元/吨的补贴额度对企业来说是杯水车薪而备受冷遇,即使扣去政府允诺的350元/吨,也超过了2015年2000元/吨的临储价格,更高于当前市场价格100元/吨以上。“用政府拍卖价格拍回来的玉米,成本过高根本没法投入生产。”肖非说。

  与其去“接盘”临储玉米,倒不如直接购买。据肖非说,目前吉林深加工企业厂门收购新玉米的挂牌价在1850-1950元/吨之间。

  对省财政额外的250元/吨补贴,深加工企业却着实受益,嘉吉生化也因此迅速加满了产能。肖非解释说,这一补贴帮助企业理顺了跟山东、河北等非玉米临储政策执行省份的玉米价格倒挂问题,保证东北的加工企业可以跟华东、华南主销区的加工企业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竞争。

  不过,对嘉吉生化来说,也只是“基本上保证不亏现金,但企业还是无法实现盈利”。肖非认为,2015年度,玉米淀粉、淀粉糖这些终端产品市场需求低迷,产品价格下跌,有些产品甚至面临市场价格“腰斩”。

  “就供给侧来说,还包括玉米深加工产品同质化严重所导致的产能过剩,以及由临储政策裹挟所带来的成本上的压力。”肖非说。

  面对这样的现实,肖非还是建议,企业更应该从自身找问题。比如,向国外输出产能,优化产品结构,做好深加工提高产品附加值。但是他也认为,要想调动企业更大的积极性去帮助政府去库存,就需要政府有勇气给予其更大力度的补贴。

  “打好豆米牌”帮助去库存

  作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吉林省目前有三张名片:玉米的“黄金名片”、大米的“白金名片”、杂粮杂豆的“健康名片”。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到吉林考察调研时指示,要吉林念好“山海经”,唱好“林草戏”,打好“豆米牌”。

  面对由于水稻最低收购价提高、加工业备感成本压力的“稻强米弱”格局,吉林省确定以整合吉林大米的品牌为突破口,让代表吉林中、东、西部不同特点的品牌大米首次冠以“吉林大米”的统一标识。韩福春说,吉林是首个以省名来申请注册地理标志产品,目前已上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预计在2016年会获批。

  事实上,吉林大米的品质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可。该省90%的粳稻都流向了市场,政策性粳稻收购不到12亿斤。

  韩福春说,吉林大米的市场均价比国家托市收购价格还要高。依靠品质走向市场,既减轻了国家收储的负担,还能卖个好价钱,促进农民增收。

  于是,顺着这个思路,吉林省准备通过3到5年的时间,将“吉林大米”打造成中高端大米的品牌。为此,韩福春还算过一笔账,今后如果销售价格由现在的每斤3元提高到10元,每年80亿斤的大米产量有一半销往省外,那么由此所带来的增收将超过280亿元。

  日前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要着力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使农产品供给数量充足、品种和质量契合消费者需要,真正形成结构合理、保障有力的农产品有效供给。

  在韩福春看来,打造“吉林大米”的品牌也是为了“打好豆米牌”,实现农业现代化。他说,“农业要实现现代化,必须依靠农产品品牌,以此倒逼上游环节的土地流转、规模生产,由规模化带动机械化,进而实现标准化,保障食品安全。”

  在业界看来,主打“营养、好吃、更安全”卖点的“吉林大米”定位高端市场,这一“卖得出好价钱”的尝试,不但是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探索,也是积极推进农业现代化,最终将效益落实在农民身上的举措。

  去年10月,吉林省政府通过的《吉林省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总体规划(2016—2025年)》中,“加强市场建设培育农产品品牌”成为吉林省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措施之一。

money.sohu.com tru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money.sohu.com/20160119/n434995931.shtml report 4085 在作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的吉林省,一场致力于“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拉开序幕。这场改革试图用市场手段来调节流向,倒逼农业走现代化的道路
(责任编辑:曹萌)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