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期货 > 能源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煤炭产能过剩22亿吨 煤企寻求最低限价措施被否

来源:中国经营报

  这一次,中国经济的“新常态”遇上了“旧思维”。

  1月上旬,山西太原举行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座谈会上,有煤炭行业人士提出希望国家制定煤炭行业最低限价措施,保证煤炭行业的稳定运行。

  不过有关领导当场表示,要用市场倒逼产能退出,不应出台限价。

  最新的动力煤市场价格为371元/吨。而此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煤协)多次提出,希望将煤炭价格至少稳定在每吨550元的水平。

  更多人疑惑,在煤炭已经高度市场化的今天,接近一半的涨幅,又如何能够通过这种行政式干预来实现?

  “这种希望限价做法本质上就是为了保护煤炭企业。”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曾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既不符合煤炭市场化的方向,也不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于“去产能”的要求。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中国经济领域的热门词汇,煤炭、钢铁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去产能”任务尤为迫切和艰巨。在此过程中,坚持价格市场化开放也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供给侧攻坚“去产能”

  据了解,尽管有关领导在会上直接否定了对煤炭行业实施“限价保价”的要求,但是在会后,中煤协提出让神华、中煤、同煤、伊泰等大型煤炭企业准备各自生产成本的相关材料,希望能够争取关于煤炭的保价措施。

  “稳定煤炭价格,是当前煤炭行业脱困工作的重要任务。”在不久前举行的2016年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提出,把动力煤价格稳定0.1元/大卡左右的计价水平,这样能够保证煤炭企业有利润空间,用户成本也能承受。

  1月13日,最新一期的5500大卡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为每吨371元。而要达到中煤协0.1元/大卡即550元/吨的水平,当前的煤炭价格需涨价接近50%。

  “煤炭已经是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其价格变动主要是受供需关系影响。”国电集团一位煤炭采购人士告诉记者,要求政府对其做出价格管控违背市场化原则,更是难以实现。

  该人士认为,比如政府将煤炭价格定为每吨550元,现在市场价格远低于此。短期虽会对煤炭企业形成利好,但扭曲的价格却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对煤炭产业链造成难以预测的后果。

  实际上,这并不是中煤协首次对煤炭价格提出相关的政策建议。自从2014年7月国家开始密集召开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议以来,中煤协会同煤炭企业就对煤炭价格提出一个限价目标,希望促使动力煤价格回升到0.1元/大卡~0.12元/大卡的水平,也就是550元/吨~660元/吨。

  但不得不提的是,上述煤炭限价目标虽然提了一年多时间,并没有左右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的走势。这或许表明,每吨550元的“保价”或只能是行业内的美好期许。

  对此,睿能咨询煤炭顾问李廷评论称,这一方面表明当前煤炭企业和行业的生存状况确实堪忧,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煤炭企业和行业面对困境时,惧怕调整改革的心态。

  根据中煤协的数据,2015年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62%,行业亏损面达到80%以上。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上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

  “煤炭行业困境下,大型企业仍鲜见出现大规模的减产。”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表示,近8年以来煤炭行业大量投资的新建扩建产能释放,使得煤炭行业的供需矛盾更加严重。

  根据中煤协近期对外公布的“摸家底”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产能总规模为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产能为39亿吨,而新建及扩产的产能为14.96亿吨,其中有超过8亿吨为未经核准的违规产能。

  按照2015年煤炭消费量35亿吨估算,中国煤炭产能过剩22亿吨!

  千亿资金用于人员安置

  在曾鸣看来,煤炭的供给侧和需求侧失衡,这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直面的问题。供给侧改革需要改什么?一个主要的任务就是去产能。

  “希望行业出现周期性好转、在两三年内熬过寒冬,这是非常渺茫的。”陕西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杨照乾在座谈会上向有关领导陈述称,从更深层次看,这轮煤炭价格下跌是产业结构升级、能源结构优化、工业文明跃向信息文明的必然。而煤炭企业要走出困境,根本出路就在于加大落后产能退出力度,参与全球市场化竞争、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1月12日,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表示,2016年要以钢铁、煤炭等行业为重点,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取得突破。他表示,中央对化解产能过剩非常重视,已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即按照“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依法处置的办法,因地制宜、分类有序”的方式化解产能。

  在具体的实施策略上,一个就是强化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的硬约束,并且配合运用价格杠杆等经济手段,用市场的办法来推动化解产能过剩。

  据李朴民介绍,中央将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化解产能过剩进行奖补,将主要用于人员安置。

  有消息称,中央财政将安排1000亿元,首期或将安排300亿元,主要用于钢铁、煤炭行业的“僵尸企业”即落后产能退出。

  “我们现在并没有具体的数据。”中煤协一位人士称,对于中央专项资金能用于煤炭行业的资金规模,协会和相关部门还正在研究中,尚未确定。

  中信建投煤炭开采行业团队发布研究报告认为,中央为化解过剩产能提供配套资金,并提出了支持力度与去产能规模挂钩,这就表明,专项资金并不是对所有困难企业的救济资金,企业去产能的力度越大,或将获得越多的补助。

  中信建投进一步建议,投资者后续仍需关注资金落实、财政金融政策的细化、地方和企业的去产能量化目标、不良资产核销和债务处置措施以及人员安置和分流办法。

  “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要让供需双方达到有效匹配。”曾鸣表示,产能过剩导致的“供需错位”,主要在于当前能源行业缺乏开发、输送、负荷、储能等一体化的优化配置,不同能源之间缺乏统筹规划亦导致火电投资超速发展,弃风弃光现象仍然难解。除此之外,能源市场化价格机制缺乏问题仍然突出。所以,不仅是“去产能”,能源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还应该包括培育能源新兴需求、完善市场建设、建设能源互联网、加强统一规划引导等多重任务。

money.sohu.com true 中国经营报 http://money.sohu.com/20160118/n434851596.shtml report 3469 这一次,中国经济的“新常态”遇上了“旧思维”。1月上旬,山西太原举行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座谈会上,有煤炭行业人士提出希望国家制定煤炭行业最低限价措施,保证
(责任编辑:曹萌)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