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评论汇市 > 日元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日元贬值恐致“货币战” 亚洲应警惕美元陷阱

来源:广州日报

  对于亚洲国家来说,本次货币竞争性贬值前提可能还不是日元,而是美元。日元不可以左右亚洲货币市场,更不可能左右全球货币市场,只有美元能左右全球货币市场,因为美元最近一直存在升值势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凤英

  亚洲已经集体落入美元陷阱,要高度警惕美元过快升值,本币过快贬值,从而导致金融危机风险。美元的升值和贬值都不是其他国家说了算的,其他国家只能随之作出反应。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江涌

  新闻背景

  自安倍推行“安倍经济学”以来,日元一直处于下滑态势。随着去年美元全线反弹,日元跌势变得更明显。6月5日,美元兑日元创下13年高点。

  一些人士担心,日元最新一轮跌势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英媒认为,日元贬值致亚洲“货币战”风险上升,韩国、印尼、印度等国都准备让本国货币贬值。本期圆桌会议,我们特邀两位专家对亚洲货币是否竞相贬值问题进行探讨。

  本报记者 赵海建

  “安倍经济学”

  依赖日元贬值

  广州日报:对日本来说,日元贬值利弊如何?

  陈凤英:3年前日本开始推行“安倍经济学”,第一支箭就是量化宽松。从那时开始,日元就不断贬值,所以日元贬值始于“安倍经济学”推行。最近贬值可能与美元很可能逐步走稳甚至升值相关,相对地,其他货币就得贬值,其中就包括日元。日本经济走势最近表现较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2.4%,其中日元贬值当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自去年APEC会议后,中日关系有所改善,日本在吸引中国游客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导致大量中国游客到日本旅游和采购。

  江涌:“安倍经济学”之所以依赖日元贬值,是打算通过发行更多日元,让持有日元的人手中货币贬值,然后再通过政府举债增加政府投资,这样可以提升经济增长。同时,由于日元贬值,日本商品出口更有竞争力,到日本旅游更实惠,从而提升日本经济活力。然而,因为日本经济周期性、结构性和系统性基本未变,“安倍经济学”效果有限。就结构性而言,诸如老龄化和少子化的社会问题,使日本在经济上难有大作为;就系统性而言,日本在国际分工中所处的地位很难改变。随着生产向海外转移,其经济已形成通过投资而非贸易赚钱的新结构,日元贬值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有限。

  日元贬值并非无底线

  广州日报:有报道称,日本将进一步扩大量化宽松政策,日元贬值有没有底线?

  陈凤英:这就要看它的通货膨胀情况。如果通货膨胀程度低,就还有量化宽松的空间,反之,就没有空间。因为日本还面临一个债务问题,通货膨胀以后所付利息的成本会很高。

  所以,我不认为日本还会无限量地量宽。日本第一季度经济增长2.4%已经很不错,但这是特殊情况。对日本来说,量化宽松只是权宜之计。当常规手段失灵以后,非常规手段就会慢慢积累,但这个过程终归要结束。

  江涌:就像我刚才说的,“安倍经济学”效果有限,日元贬值应该有底线。至于什么时候收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存在竞争性贬值可能

  广州日报:日元贬值会否导致亚洲“货币战”风险上升?

  陈凤英:我认为,亚洲货币的竞争性贬值客观存在,但“货币战”是国家层面的事。之所以采取竞争性贬值,首先是为了自身的商品出口时更有竞争性,更能吸引外资进入。

  对亚洲国家来说,本次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前提,可能还不是日元,而是美元。我一直认为,日元不可以左右亚洲货币市场,更不可能左右世界货币市场,只有美元能左右货币市场,因为美元最近一直存在升值势头。相较于美元而言,其他货币都在贬值。当然,日元贬值幅度更大。人们可能会说,既然日本产品便宜,为什么我的产品要贵呢?于是,其他国家货币相应就贬值。但亚洲货币还是盯住美元,因为亚洲不是日元区,而是美元区,只不过日本做了一个不好的“带头效应”。

  江涌:货币涨跌很正常,特别是日元兑美元,总会出现周期性涨跌。就目前情况而言,日元贬值可能带来亚洲货币贬值,于是有人担心出现“货币战”。东亚很多国家其实和日本采取的是同一种发展模式,也是低汇率政策,基本都是首先发展廉价加工制造业,然后通过低汇率赢得国外市场。这个模式首先被日本推行,然后通过所谓“雁阵模式”传给其他亚洲国家。

  因此,日元贬值会向其他国家传导,特别是和日本构成竞争的国家,因此,很多人担心“货币战”很自然。如果日元贬值幅度过大,很可能在东亚引起新一轮货币贬值,类似情况1997年和2008年出现过。1997年,当时日元大幅贬值,亚洲货币汇率竞争力低迷,最终引爆亚洲货币危机。

  中国竞争不应

  求助货币贬值

  广州日报:如果亚洲存在“货币战”风险,中国如何应对?

  陈凤英:我不主张通过货币贬值进行国际竞争,我们已是第一大商品贸易出口国,竞争性贬值完全不可能拉动出口。

  目前,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在上升,市场份额又已经很大,如果从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益上竞争,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可能更大。也就是说,让中国经济发展从“中低”走向“中高”,讲品牌效应,“以质取胜”可能是关键。

  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国不要通过人民币贬值的方式和除了美国外的其他国家搞竞争。我一直主张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通过中企“走出去”参与竞争,包括国外投资和运营,加强我们中间产品的出口,这样,就会提升我们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江涌:当全球经济不好时,就会出现一种“羊群效应”,你不逃就会被踩死,谁不参与谁输,所以,中国很难置身事外。当然,这是一个没有赢家的游戏。需要注意的是,在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中,其他国家的金融财富不可避免会遭遇“美元陷阱”。

  亚洲已经集体落入过“美元陷阱”,要高度警惕美元过快升值、本币过快贬值,防范金融危机的风险。美元的升值和贬值,都不是其他国家说了算,只能随之作出反应。可以说,很多国家的经济都“从属于”美国,因为无法撼动现有的国际经济秩序。

money.sohu.com true 广州日报 http://money.sohu.com/20150620/n415373277.shtml report 2649 对于亚洲国家来说,本次货币竞争性贬值前提可能还不是日元,而是美元。日元不可以左右亚洲货币市场,更不可能左右全球货币市场,只有美元能左右全球货币市场,因为美元最近
(责任编辑:廖廖)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