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外汇频道-提供外汇行情和各国外汇资讯的门户 > 外汇新闻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港元流动性骤紧 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六年新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植 何晶晶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港元流动性骤紧 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六年新高)

  美元年内加息脚步日益临近,令香港资金市场骤然吃紧。

  12月5日,1个月港元银行同业拆借利率(Hibor)由0.374%跳涨至0.502%,创下2010年7月以来的新高值,相比6月英国脱欧时的0.24%更是高出近一倍。

  尽管12月6日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出现大幅下滑拖累了港元拆借利率上涨趋势,但1个月港元拆借利率依然坚挺,仅仅由0.50179%回落至0.50016%。

  在不少金融业内人士看来,港元拆借利率持续上涨创6年高点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元年内加息预期持续升温与美元走强的双重压力下,越来越多借道香港投资东南亚国家的全球资金开始回流美元资产,导致港元资金流动性骤然紧张。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对此表示,资金回流美国市场的确会对港元同业拆借利率走高造成一定影响,但整体而言港元市场流动性仍然充裕,可以应对资本流出压力。

  “事实上,当前港元同业拆借利率持续走强,还与离岸人民币流动性被抽走相关。”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为了稳定人民币汇率,近期央行可能在通过抽走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抬高人民币沽空成本,扭转市场看跌人民币的氛围,但此举意外造成港元拆借利率“水涨船高”。

  美元加息“惹的祸”?

  受美元持续升值冲击,美元兑菲律宾比索创下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的新高值50.02,兑越南盾则触及纪录新高22768,兑印度卢比一度创下历史新高68.86。导致不少借道香港投资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的全球投资机构担心当地货币大幅贬值风险,纷纷从香港撤资转投美元资产。

  “尽管港元采取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但在这些国际投资机构眼里,最好的避险投资品种依然是处于加息周期的美元资产。”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德意志银行最新报告也认为,美元走强以及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论正令新兴市场增长前景蒙上阴影,从特朗普当选到11月底,累计有150亿美元资金从亚洲债市和股市流出,占年内亚洲资金流入的30%。“这无形间令香港资金流动性开始变得紧张。”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说。

  但记者多方了解到,更多经济专家与交易员认为美元加息对香港资金流出的影响可能被夸大。

  法兴亚洲利率研究主管张淑娴认为,近期港元拆借利率明显走高,是美国加息前的正常反应,目前尚未发现资金净外流迹象。

  渣打香港外汇策略师张敬勤也指出,近期港元Hibor上升是对美国即将加息的正常反应,并非资金从香港流出所致,且近日港股市场也没有资金撤离的迹象。

  “其实,港元依然是一个相当理想的资金避险港湾。”外汇经纪商欧福市场行政总裁Ashley Clarke分析说,对不少存在资本管制措施的东南亚国家和地区而言,香港所具有的资金自由流动优势,以及港元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优势,能吸引这些国家和地区企业与富豪将大量资金通过贸易渠道留在香港兑换成港元资产,作为对冲美元升值与本国货币大幅贬值风险的工具。

  Ashley Clarke认为,由于港元采取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若美元年内加息,香港为了弥合港元与美元之间的利差劣势,同样需要被动加息。考虑到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环境,香港相关部门即便不加息,也会默许港元同业拆借利率相应走高,间接起到变相加息作用,由此维持港元与美元现有的利差水准,避免套利资金大量撤离香港造成金融市场动荡。

  人民币汇率管理“新举措”

  除了美元加息因素,不少投资机构还认为,近期港元同业拆借利率持续走高背后,还有离岸人民币的推动因素。

  尤其是12月5日香港离岸人民币隔夜Hibor跳涨522个基点至12.3813%,创9月19日以来的新高值,进一步引发1个月港元Hibor跟随上扬,创下6年高点。

  “离岸人民币之所以出现连续数日跳涨,很可能是央行正在进一步规范境内企业人民币境外放款业务,令离岸人民币流动性骤然紧张。”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分析说。如内地相关部门要求银行警惕资金借道自贸区,以虚假贸易或境外投资项目名义将大量人民币流向境外,与此同时相关部门还要求境内企业人民币境外放款业务需实行本外币一体化的宏观审慎管理,经办行和放款人还需做好额度控制。

  在他看来,这些举措旨在遏制部分企业先通过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或人民币对外投资渠道,将人民币汇往境外,然后再购汇获取美元规避汇率风险。因此此举往往造成境外人民币泛滥且投资无门的局面,反而给国际投机资本有机可乘,低息拆入大量离岸人民币资金作为沽空人民币的筹码。

  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随着上述措施落实,目前从境内流向香港的人民币额度似乎已经减少,造成香港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变得紧张,加之年底企业贸易投资结算需要大量人民币,两者的叠加效应势必引发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上升,迫使部分企业改用港元作为结算货币,间接带动港元拆借利率走高。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不断走高,也对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不断上涨有着推动作用,间接给港元拆借利率创6年高点推波助澜。”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12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在6.8575,创下过去三周最高值。这令市场纷纷预估,年底前央行仍可能维持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处于较高水准,由此奠定人民币持续企稳反弹的基础,进一步扭转市场看跌人民币的预期。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经济分析师张一平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认为,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贬值,当前贬值预期较高是人民币汇率制度由固定转向浮动难以避免的问题。多数市场参与者已经习惯了人民币汇率稳定升值,还不适应人民币可以有升有贬的新常态。

  记者发现,6日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紧张局面已经有所缓解,香港离岸人民币隔夜Hibor报在6.17%,较昨日下跌621个基点,创9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money.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money.sohu.com/20161207/n475130128.shtml report 2749 (原标题:港元流动性骤紧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六年新高)美元年内加息脚步日益临近,令香港资金市场骤然吃紧。12月5日,1个月港元银行同业拆借利率(Hibor)由0.3
(责任编辑:陈大伟 UF065)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