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理财-搜狐网站 > 信托 > 信托动态
银行 | 保险 | 黄金 | 外汇 | 期货

告别“抢钱”时代 17万亿体量信托业利润缩水过半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经济观察报
  • 手机看新闻

  11月8日深夜,北京某信托公司的职员小张还在办公室焦急等待客户能抽空回他电话。时至年终,他全年任务量完成还没有着落。据这家信托公司的一位部门主管估计,今年全公司能够完成任务的团队只有三成。

  这事实上是信托行业整体现状的缩影。

  从2007年开始,历经多次整改的信托行业步入发展的快车道。在两轮加杠杆的潮流中,信托行业抓住融资业务高速增长周期,行业资产规模从9000亿元,到迈过10万亿元大关,仅仅用了6年时间。而目前,信托行业已成为一个拥有17万亿资产规模的庞然大物。

  然而近一年多来,融资类业务这个信托业传统的利润发动机却生锈老化,业务增量和利润水平双双下滑。费率一度高达3%以上的项目所剩无几,更多项目仅能创造1%乃至更低的利润率。

  2016年第二季度,全行业实现经营收入281.43亿元,同比下降10.4%,2016年2季度信托全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99.43亿元,较去年同期水平下降10.39%。2016年2季度末,信托全行业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同比增长8.95%,自2010年以来信托资产同比增速首次跌至“个位数”。

  这自然有全社会融资成本普遍下降、融资需求减弱的宏观因素,但更多还是与信托业经历高增长时期累积了大量风险,需要重新审视风控体系、主动收缩业务有关。

  这个曾经更多靠“资金掮客”实现野蛮生长的行业,需要重新找回自我定位。

  神话终结

  “今年任务量到现在还差挺多。”这是小张从某信托业龙头跳槽之后的第二年,而这个年底“冲任务”似乎比以往更不好应付。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小张所在的公司分派每个业务团队全年的最低任务量为2000万元,这在信托行业不算高,而这样的任务量在往年有70%~80%的团队都能够完成,但是今年,能够完成任务的团队只有30%~40%。

  华中地区一家信托公司的高管向记者讲述了类似的状况,这家公司分配给前端团队的任务量比上述更高,但由于前端业务人员创收减少,业务人员今年平均收入水平要比往年缩水两到三成。

  从2007年银监会主持修订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颁布到2013年末,信托资产规模迈过10万亿元大关,6年增长了10倍。到2016年2季度,已突破17万亿元。

  在过去几年的高速发展时期,多数信托公司对于一线业务人员的激励采取了令人艳羡的一些模式,确实也造就了一批信托新富,信托公司同时得到超额回报。

  根据信托行业通行算法,信托公司做前台业务信托经理收入构成为底薪加绩效奖励。“绩效奖励跟着业绩走是常态,比如一个团队一年为公司至少创收2000万,那么除底薪外,团队的平均收入就是其中的8%到12%左右,也有拿到15%这样的。业务人员平均收入大概在50万到200万之间,平均水平大概在50万往上”,前述华中某信托公司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虽然具体指标有所差异,但多数信托公司的计算方法与此类似。

  按照信托行业以往的运作方式,在提供给投资者的收益之外,信托公司的收入由手续费构成,该笔费用往往要求能够覆盖单笔项目的风险防控要求,以房地产企业项目为例,小张所在的公司将该风险系数确定为3个点,即在信托产品提供的收益率之外,信托公司收费为3%。“比如给到投资者9%的收益,如果客户是一家中小房地产公司,在市场上所能够承受的成本在12%~15%;同时结合的项目具体情况,如果企业实力、项目地段、抵押物等条件可观,那么信托公司收取的管理费可能就会低一点,大概在1.5%到2%之间;再加上销售环节费用,加起来大概3个点。”北京某信托公司部门主管表示。

  换言之,信托公司会根据企业所能承受的融资成本对之进行定价,在覆盖风险的前提下,部分高成本项目往往能够给信托公司带来相当丰厚的收益。

  在西部某信托公司高管看来,融资类信托创收的高点在2012年前后。从2009年之后,伴随两轮加杠杆推升社会融资热情,信托融资业务也顺势而行。不过在进入2013年之后,信托报酬率进入了一个逐步下滑的通道。

  经济观察报从多家信托公司了解到的当前情况是,小公司、高成本的项目正在逐渐被信托公司舍弃。作为传统的较高收益类项目,房地产信托的门槛越来越高,前述能够达到3%、4%费率水平的项目正在被一些信托公司舍弃。对于资本实力相对更强的公司,其融资成本更低,信托公司的议价空间则更弱。“现在能有1个点就不错了,原来按净资本管理办法,我们的净成本也得1.5%,所以原来我们按一般规则至少达到1.5%,现在连1.5%都守不住了”,这位高管说,目前这家公司信托报酬基本在一个点之内。“不说房地产,其他的工商企业那就更低了,2011年、2012年大概1到2个点,现在也就千五千六的水平,超不过千八。”前述信托高管说。

  一年内做成千万富翁的传奇故事在业界广为流传,如今却被业内视作是难以实现的神话。前端业务人员收入减少折射出行业所经历的某种变局。

  重审风控

  “行业整体在下行。”华中地区一家信托公司的高管说,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风控的加强。为了控风险,这家信托公司收紧了项目的审批,融资类项目的发行门槛比以往更高,而在经济观察报接触的多家信托公司中,这已成为一种普遍状况。

  以房地产融资为例,新一轮的调控正在来临,信托公司正在严控通过理财资金融资拿地,而对融资对象的“四三二”原则执行比以往更加严格。

  2016年以来,违约事件涉及25个发行主体,50只债券,而以东北特钢连环违约事件为代表的各类信用风险事件让市场对企业逃废债等新状况产生担忧。

  信托公司越来越多地感受到来自风控方面的压力。2016年以来发生数起信托项目风险事件,涉及多家信托公司。今年3月份,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其中要求信托业务要重点关注融资类信托资产、风险责任划分不清的事务管理类融资性信托资产、投资类信托所涉非标债权资产、结构化信托产品优先级资产的风险分类情况。

  在整个行业快速发展时代,信托项目的风险急剧积累。事实上,以往行业中许多项目在风控环节把控并不严格。一个颇为有趣的案例是,在一个项目将近暴露风险之时,曾有信托经理询问记者是否知悉该融资企业究竟有没有钱拿来还债,这凸显出项目运行环节中风控的无力。

  今年10月,甘肃省信托深圳财富管理中心原总经理、信托业务11部原经理陈德萍(女)等3人涉嫌贪污一案在兰州中院公开宣判,涉案金额1200余万元,案件主犯陈德萍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该案涉案人员通过第三方以财务顾问费的名义收取回扣,而这种做法在信托业并非首创。收取回扣在信托业几成“行规”,普遍存在于提案、尽职调查、风险控制、产品设计、甚至打款等多个环节。回扣的名称可能有所不同,可以是“财务顾问费”、“渠道费”、“劳务”等多种外衣,但大多依仗手中对产品设立及资金支配的职权变现。信托经理甚至能够在4亿元规模的融资项目中获利千万,其暴露的行业秩序混乱令人惊心。

  现在,信托公司面临两难选择,不能继续扩大风险,这迫使信托公司在项目选择上主动或被动地加强风控。加强风险防控带来的一个直接的后果是,“好项目”的门槛越来越高,能够带来的报酬也随之下降。

  最近几年,信托公司不得不在风控方面付出更大的努力。数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便能组成风控队伍的时代已经过去。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北京一家信托公司在2014年将原有的风控部门划为三块,分别负责监控项目立项、尽调、执行等多个环节,“在人员素质上,公司要求必须是曾经在律所或金融机构有充分的经验,负责风控的人员总数也大大提高。”该公司一位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回归本源

  从信托项目收益率的角度来说,信托行业似乎从2015年进入了一个新周期,去年7月开始,集合信托平均收益率从9.02%到7.82%再到6.91%,仅用了一年的时间。这种情形固然与央行连续降准降息降低社会整体融资成本相关,而经济不景气带来的融资需求减弱,以及信托公司业务的主动收缩却更让从业人员印象深刻。

  “项目不好找”,这是采访中多位从业人员不断提及的一句话,当中国经济进入新通道,融资需求已不如往年那么强烈,而面对如今日趋多元化的融资渠道,信托融资的迅猛扩张也成为历史。

  2015年,交易所新公司债开闸,发债主体与门槛大幅降低,相比信托融资,债券市场提供了相对更低的融资成本,年初至今,交易所公司债发行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

  与公司债的迅猛扩张相反,在信托行业的业务结构中融资类信托业务占比持续下降,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末,融资类信托占比为23.68%,而离开了这个传统的“利润发动机”的驱动,信托利润的高速增长也不复存在。2016年2季度,信托全行业实现经营收入281.43亿元,同比下降10.4%,2016年2季度信托全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99.43亿元,较去年同期水平下降10.39%。

  从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水平来看,2016年仍处在下行区间。以房地产信托为例,经济观察报从用益信托网统计得来的数据显示,2016年年初至今发行的房地产信托中,收益率在8%以上的项目共77个,这个数字尚未达到2015年全年数量的三分之一。

  “信托要从赚大势的钱,转换为高附加值业务。”这是今年三月份,银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邓智毅对于信托发展方向的概括,目前,投资类业务,事务管理类业务正成为多家信托公司探索的方向。

  “我们现在做的都是风险较低,投资类的项目,这种非融资类的项目,刚兑压力小一点,他基本上就是固定(收益)加浮动,固定收益部分的管理费肯定不高,但如果运作的好的话,可以获取超额收益。这个不太好预估,具体给公司带来多少浮动收益还不好说,各家公司都还在尝试阶段。固定收益一般就是1%左右,像证券类的收益就很低,千五,千三都有。”前述信托公司部门主管表示。

  与前几年的黄金时代相比,单个信托项目能够带来的利润缩水了一半以上,这意味着,像小张这样的前端业务人员,需要获取更多的项目资源为公司创收,“小张们”所面临的困难比以往更多,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已然是融资类业务转型的必然困境。

  “回归本源”是各家信托公司在近期不断提及的一个概念,家族信托、养老信托等新兴业务的出现预示着信托行业将从“资金掮客”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业务本质。不再依赖非标融资的野蛮扩张,回归国际上的惯常做法,通过信托这种法律形式,帮助客户实现财产传承、风险隔离和税收优化等财务目标,或许将成为信托行业赖以生存的下一个“大势”。

money.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money.sohu.com/20161122/n473796139.shtml report 4934 11月8日深夜,北京某信托公司的职员小张还在办公室焦急等待客户能抽空回他电话。时至年终,他全年任务量完成还没有着落。据这家信托公司的一位部门主管估计,今年全公司
(责任编辑:钟慧 UF02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